最新的消息表明,在今后的18个月里,单单西澳的矿业将出现3万3千名矿工的严重人荒缺口。而澳洲移民部为此制定的一个企业移民协议遭到炮轰。

 

而澳洲其他地区也出现了人荒,找不到雇员去填补工作空缺;这是完全和美国欧洲相反的现象。在西澳需要的这些半技术移民(持临时签证者),他们的到来又会增加出很多空缺的位置。他们需要生活,娱乐等等;这样看来,这个人口缺口将是非常巨大的。

 

而澳洲移民部的发言人坚持说:澳洲移民部针对这次人荒是简单化的移民协议。但移民部如此的说法遭到了有关矿业工会主席的炮轰。建筑业和矿业工会的发言人Dave Noonan表示,从外国引进劳工来补充这个巨大的缺口,将让本地工人的利益受损。根据相关的法律,外国劳工的工资,和老板们对每一个外国劳工的付出,将远远大于给本地工人的工资。他同时表示,澳洲的建筑业很不景气,一些建筑工人找不到工作。澳洲政府却舍近求远地到外国去找那些外来劳工,这样做本身已经损害了本地劳工的利益。

 

评论:在澳洲很多地方,有一些人,他们目前是持有过桥签证,已经等待了四年之久。他们的专业虽然不是矿业,但好歹也算是年轻人,改行也容易;加之矿业此次需要的只是半专业人士,这些G5们足可以去西澳创业。而矿工的工资远远高于G5们的本职工作。。。但澳洲移民部在工党的领导下,越来越蠢;放着如此庞大的人数置之不理,缺跑到国外去找那些半技术工人来填补澳洲的空缺职位。

 

这样的政府应该下台了,这样的事情,前任总理霍华德是根本不会做的;那只老狐狸是很务实的人,省钱,赚钱,他很在行。

 

我个人觉得,如果移民部改弦更张,让G5们去西澳或者是其他地区工作,并且及时地发放他们应该得到的签证。不仅澳洲本地的人荒有所缓解,对于G5的人,也是一个解脱。这是一个双赢的棋,但实在搞不懂澳洲移民部究竟在干什么。

 

好吧,我们又多了一个理由说服自己:澳洲工党政府应该下台了,澳洲移民部长,可以滚蛋了!

 

 

 

 

澳洲高法在8月31日做出裁决,澳洲工党政府和马来西亚政府签订的船民交易非法。这是澳洲律师David Mann第一次挑战澳洲政府移民部,向法庭申请禁令之后,澳洲高法法官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释法。而这次讨论的焦点,则是澳洲移民法Migration Act1958的第198条A;请看图:

 

 

 

无需多言,澳洲高法法官判定:澳洲政府的马来西亚交易非法无效!

 

移民部长Chris Bowen表示很失望,而澳洲总理,这位资深的律师,吉拉德则跳出来炮轰高法;一石激起千层浪,澳洲国内呼吁总理和移民部长下台的声音此起彼伏,各大媒体纷纷预测,这两个人何时下台。

 

 

在此,我想和大家拙劣地分析一下前因后果,而为什么移民部长Chris Bowen必须下台。

 

早在澳洲政府和马来西亚政府签订这个非法的马来西亚解决方案的时候,我就对一名SBS记者说过,这个交易是澳洲有史以来最愚蠢的交易。800名船民,换4000名停留在马来的难民。现在的形势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 1。耗费纳税人巨资的移民监狱已经在马来西亚建好
  • 2。那4000名停留在马来西亚的难民开始陆续登陆
  • 3。即使澳洲不送一个船民去马来西亚,这4000名难民还是要登陆澳洲大陆
  • 4。澳洲政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样沸沸扬扬的新闻,变相地告诉那些海上飘着的船民;澳洲政府无力阻止你们闯关入境。
  • 5。世界经济危机阴影下,唯独澳洲经济强劲;原本准备闯关美国欧洲的船民,将一窝蜂地涌入澳洲。澳洲政府束手无策,原本以为这样的政策可以恫吓住船民,结果适得其反,自己却跌了一个大跟头!

 

澳洲当今移民部长Chris Bowen,将步前任移民部长Amanda Vanstone后尘,被踢出内阁。就这五条,足以让澳洲工党政府改组,吉拉德必须下台!

 

澳洲移民部长的背景不是很了解,但澳洲总理吉拉德确实是一个资深律师出身。移民法根本没有好好读过,就肆意妄为地,为了一个政治梦想,草率地和马来西亚签订了交易解决方案。再退一步,总理很忙,日理万机;那澳洲移民部的那个庞大的律师团应该在签约之前,把所有的漏洞都补上吧?这样的错误,被一个名叫David Mann的律师发现了;结果搞到高法,申请了禁令。之后,变导致了这出滑稽戏。

 

一个中国学生曾经和我说:政府就是法。我的回答是:在某地,你只要戴上一个红箍,你就是法。但,在澳洲,政府有些事情是说了不算的。这个案例可以引用到G5—这批苦人身上;这一点在后面会提及。

 

众所周知,澳洲工党上台以来,在移民政策上做出了一系列不得人心的重大改动;导致了很多留学生无法移民,直接地导致了澳洲留学出口产业的惨淡经营。虽然,PY老大力挽狂澜,为自己的饭碗里分得了一杯羹,但无奈落花流水春去也。。。未来的EOI选择式移民,已经成为广大留学生和准移民头上的一把刀。可以说:留学移民已死,盖棺定论了!

 

但有人说:澳洲的技术移民政策是国内的事情,船民难民是国际义务,无法抛弃。后者,确实是国际义务,澳洲是联合国难民条约签约国,如果澳洲想在国际社会有一定的发言权(澳洲政府一直在争取),必须要接纳。我曾经和一些技术移民的候选人说过:不要挑柿子,找软的捏。船民难民这个柿子,可是不软;牵扯到很多政治利益,党派斗争,国际义务,以及人权公约等问题;已经是澳洲政治角斗中一张关键的底牌。看看现在,就因为这张底牌,澳洲政府内阁要重组,内阁总理和移民部长可能要下台,这个柿子软吗?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当国际义务都可以置之脑后,而技术移民等类别移民,情何以堪?我们看到的,则是澳洲有史以来一个庞大的准移民群体—G5们,集体慢性自杀般的空耗等待。

 

有人说:你愿意等,你可以不等;或者说:人家愿意要你,就要你;不愿意要,可以不要。这事情是澳洲政府移民部说了算的。我个人觉得这样的说法,极具泼妇品质;虽不是可圈可点的普遍性,但可以折射出很多上岸移民过河拆桥的法盲心态。因为,这样的现实,在法律上是绝对站不住脚的。

 

在资深移民法大律师Chris Levingston发起号召令,准备就GSM申请长期等待的问题诉讼移民部到联邦法院,也许会打到高法释法。我再细致地看了一边移民法,发现一个问题:如此长时间地拖延技术移民申请,已经涉嫌违法了。请看图:

 

一些G5的朋友们等待移民申请批复已经四年,而澳洲移民部做出的姿态则是:拖。无法拒绝,因为完全符合签证的规定。也无法Capping,否则,愤怒的浪潮将吞噬了整个移民部。拖字诀,这是澳洲移民部目前所耍的鬼伎俩。而这个鬼伎俩是否合法呢?

 

也许,到了高法会有一个说法,这也是引发澳洲大律师吹响集结号,召集人马准备状告澳洲移民部的原因。

 

有人曾经和我说过:少帮那些难民船民,多帮帮技术移民。可是,打开移民法The Act 1958,虽然保护签证,境内加上境外的,只是区区几个,但占据了移民法的篇幅可以说和GSM技术移民所有类别的签证相同。一些保护签证的案子,可以牵扯到国际法,甚至上诉到联邦法院和高法;而技术移民类别的签证,却罕见到高法,更没有几起案例可以博得广大媒体的注意。

 

这次船民政策的搁浅,敲山震虎地彰显了一个事实:

澳洲工党政府的移民部,这个知法,立法,执法的部门,犯下了法律上的错误。他们制定的一个移民政策,是无效和非法的!

 

他们可以在这个船民问题上犯错,在GSM框架下,难道就没有错误吗?法律不外乎人情,看到G5们,那些有了孩子的准移民(在我眼里,他们是准澳洲人)身处绝境,孤立无援;他们的孩子没有任何福利,却在一个个高消费的城市里忍受着沉重的生活压力,这样的现实拿到法院,能不让法官动容吗?能不激起法官的愤怒吗?如果律师让高法或者是联邦法院释法,移民部的无限期推迟批复申请,经得起法律上的斟酌思考吗?

 

反观澳洲工党内部,那些垂帘听政的权利大佬,开始盘算着充足内阁;这也是澳洲民主的可悲。人民选出来的陆克文,却让那些垂帘听政的权利大佬赶下台,换上一个吉拉德。目前,随着吉拉德支持率的下降,加之这次船民政策的重创,澳洲政府颜面扫地。虽然,今天澳洲移民部长已经表示要继续为人民服务,但下台已经是倒计时了!

 

我一直说:澳洲移民部正在耍流氓,而且是那种二癞子的流氓,拿着不是当理说。但法院,不是耍流氓癞子的地方,这样的二癞子政府就应该下台!插一句戏言:看看当初那只老狐狸霍华德是怎么做的?在2001年,同样的事情发生,这货居然靠谎言造势,博得高法的同情,把闯关的船民送到境外审理,甚至新西兰—这个联合国难民公约签约国也搭救了霍华德。但靠实力打败这只老狐狸的陆克文,却被人赶下台;新上台的这个吉拉德和移民部长,被现实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现在,确实是澳洲政府移民部担当责任的时候了!推卸责任,国际大环境已经无法再和澳洲分担;国内的移民事务,也已经是欠缺一个爆点的危机时刻。

 

下台,那是必须的。而后工党时代的移民走势呢?

 

已经递交申请的准移民们

 

移民形势的浅析: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反击。

 

针对G5和那些等待一张485的苦人们,等待只能是空耗;与其空耗,不如奋起反击。澳洲政府移民部已经是众矢之的,犯了一次错误,违法了一次法律,难道这样的部门就没有多犯一个错误?比如说无限期拖延GSM申请?你懂得!

 

未来的移民形势分析姑且暂时搁笔,内阁面临重组,移民政策将会有一些,或者再次的重大调整。一些为海外留学生造势的文章,早已经刊登出来。请大家细细品味:

 

 
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higher-education/opinion/why-overseas-postgrads-should-be-encouraged-to-stay/story-e6frgcko-1226111067807

这是一篇澳洲大学教授给澳洲人报的文章,呼吁挽留那些在澳洲读书的海外学生。

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higher-education/bligh-demands-emergency-intervention/story-e6frgcjx-1226117018873

再看看这篇文章,昆士兰州长为留学产业摇旗呐喊。请不要小看这个州长,上次在昆士兰水灾面前的表现,已经赢得了广大澳洲人民的赞扬。今天的消息称:此人有可能涉足联邦政治。不要小视她的个人魅力和影响力。

林林总总说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抛砖引玉;希望各位朋友谈论一下自己的看法,以及对未来移民形势的把脉预测。夜了,该休息了。最近很忙,很少有时间写这样的长篇了。


BAXTER搁笔于悉尼醉蟹居,


在一个喧嚣的悉尼早晨


2011年9月2日

 

 

 

 

 

 

 

 

 

 

 

 

 

 

 

 

 

 

 

引子:写在经济危机的前夜

 

 

 

就在今天Bluescope Steel,一个澳洲钢铁巨人企业宣布裁员1000名;在这之前,澳洲航空公司宣布裁员1000名。而今天的经济学家预测,澳洲10万人将面临失业。不可否认的是:

 

经济危机要来了!

 

经济金融,我不懂;因为我不是商人,但偶尔还是关心一下。就在两个月之前,我遇到了一个在澳洲股市里工作的一个达人;丫貌似当时多喝了两杯,和我侃侃而谈。佯装神秘地和我说:澳洲经济在今年的圣诞前,将面临一次很大的冲击;然后开始分析美国经济,说美国经济不行了,外债过高啊,神马杠杆一系列的。实话说:俺不懂经济。再后来,他又分析了欧洲的危机,说神马希腊的经济危机会带来整个欧洲的经济危机等等,俺还是不懂。不过我们达成了共识,天朝没事,我们就没事。澳洲经济受到影响和冲击是肯定的,但不会像希腊和美国一样!

 

顺便多说两句,我上次在酒吧遇到几个希腊船员,当我问及希腊经济危机的时候;他抱怨到,你以为欧盟在帮我们?神马欧盟,我勒个去!都是想趁火打劫的家伙。他说:中国政府想借贷给希腊,收三分的利息;尼玛德国和法国都说,你希腊是欧盟的一部分,要首先向欧盟国家借贷。然后他们尼玛从中国政府手里借了钱,转手以五分的利息借贷给希腊。欧盟,一直是被德国法国意大利所把持着,希腊算是跟包的马仔。

 

位于澳洲经济支柱产业第三地位的教育出口,已经跌入谷底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了。而这个跌落的导火索则是史无前例的移民政策重组(改革已经无法形容这次震荡了)。本人在2009年学习澳洲移民法,曾经买过一本神马Migration Law Kit 2008。好吧,澳洲有喝破烂收旧报纸的吗?请告诉我一下!

 

彼时的澳洲移民政策以及移民法,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今年新推出的移民政策,或者是明年准备实施的所谓新政EOI选择式移民,已经把移民形势扔进了冰点。在EOI推出后,本人在滴答移民版摆了一口棺材,上面写着澳洲留学移民。

 

否及泰来,澳洲移民政策再次装萌的历史根源分析。

 

澳洲历史告诉我们,移民政策大幅度放松的时候,往往是澳洲经济最差的时候,失业率最高的时候;为什么?一般人都会觉得,大量吸纳移民,是因为本国经济蓬勃,找不到工人,才需要移民,而澳洲为什么要反其道行之?

 

我曾经说过:澳洲的羊毛,是出在移民身上的!

 

每次澳洲经济面临危机的时候,总是大量地吸纳移民,来刺激经济。有关数据显示,一个移民进入澳洲,将制造四个工作位置。这里的移民不是单单说永居,学生都算在内的。也就是说,每当一个长期(六个月以上)定居的居民抵达澳洲大陆,他将制造四-五个工作位置。

 

待续。。。

 

 

 

 

 

电影Billy Sing的原型,被欧洲人面孔替代;Billy Sing后人表示严重抗议! 

今天在SMH首页,瞬间出现了这样的标题;而转瞬间又被挪动到经济类别文章栏目。这样的乾坤大挪移的速度,作为一个SMH忠实读者,不得不让我感到诧异。

貌似这个消息,仿佛戳到了某些人的肋骨(引用滴答的土著语录)

文章中引用了白澳政策下的华人数量剧减,而澳洲移民部长也跳出来讲贡献之类的老生常谈。华人的贡献,毋庸置疑;澳洲著名的悉尼大桥—澳洲现代工业革命的标识,就流淌着华人的鲜血。在建造这个澳洲地标的时候,一共有97名工人在施工中意外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华人,这是一个AUSSIE亲口告诉我的,她的爷爷就是来自中国北方的华人。当然,她已经参杂着更多爱尔兰人的血统,如果不说她的经历,根本看不出是华人的后代。

截止到今年6月30日,澳洲吸纳了29,547名中国移民,比例高达17.5%.而吸纳的印度和英国移民数额,则分是21,768名和23,931名.

200多年以来,华人的足迹遍布了澳洲大陆各个角落;如果你在地图上搜索Chinaman,你会发现很多地名是以Chinaman命名的。悉尼的蓝山,有一条小溪,叫Chinaman Creek,那里曾经有一些华人为了躲避遣返令而临时居住的地方。至于为什么遣返呢?就因为他们是中国人,根据澳洲第一部移民法The Australian Chinese Immigration Act 1856,只要是中国人,就得遣返;而且,不允许有中国女人来澳洲,因为他们害怕中国人在澳洲大陆繁殖,根据当时的法律,生下来的孩子就是澳洲公民。曾经有过这样的历史性时刻:澳洲大陆上只有一名中国籍女子。所以,后来很多华人融入了澳洲土著社区,和土著女人结合生活,然后子女就在土著社区长大,也就是成为土著了。

在北岸高尚住宅区,有一个Chinaman’s beach。有人说这是对华人的蔑称,Whatsoever,至少还有人记得那里曾经居住过华人,而不是用神马Birmingham之类的纯英国名字而替代。

现在悉尼著名的旅游观光区The Rocks,曾经是一个贫民窟。那里是码头工人居住的地方,以往,靠近海边的房子都是最便宜的,因为防腐蚀技术还没有出现。后来,华人聚集区出现了瘟疫,这些华人被硬生生地赶出了自己的贫民窟。

远在昆士兰,很多香蕉园都是华人开垦的;后来,在移民法的框架下,他们不得不放弃自己开垦的香蕉园,返回自己的老家—广东。都知道澳洲的香蕉是最好的,难道你们没发现,英国那地方貌似不产香蕉吧?英国人怎么有这样的技术呢?很多昆士兰当地土著都会告诉华人旅行者,这片香蕉园以前是属于中国人的。

在南澳,貌似是一个所谓的偏远地区。也许有人说,那里根本看不到华人。是的,现在是的。但当初有几万华人徒步冒着南澳的太阳,走到墨尔本的金矿。是华人买不起船票吗?南澳政府宣布了禁令,不允许卖给华人船票。想去挖金子,长征吧!

北领地,华人的历史更加久远;因为那里是最靠近中国大陆的地方。坐船到达尔文,比坐船到悉尼更加便宜。很多华人在那里劳作,有了自己的工厂;曾经的达尔文有着澳洲最大的华人社区。在白澳政策下,很多很多北领地的华人被遣送回国。而他们的工厂呢?你觉得会荒废吗?呵呵。。。

当历史的脚步走进上个世纪80年代,那个霍华德还是一名部长的时候,就曾经叫嚣过;把悉尼所有的华人店铺的中文全部取消,说这里是澳洲云云。。。当即引发华人社区的强烈反弹,后来也不了了之了。再后来,这个人当上了澳洲历史上第二个在任最长的总理;貌似他上台之后,积极和中国靠拢,从中国拿了很多订单。但在2007年大选的时候,他所在的Eastwood选区,当地的华人和亚裔把他彻底轰出了澳洲政治舞台;不仅联邦大选败选,连自己在悉尼Eastwood的席位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名工党的前任ABC主播。当时澳洲英文媒体酸楚地说,是中国人把霍华德踢出局了。

记得曾经一个网友说过,怎么滴答就像华人社区,总是那么混乱。其实,混乱的,并不只是华人社区。爱尔兰的社区,英国的社区,都是比较混乱的;每一个民族或社区,都有自己混乱的地方,没有一个社区的人是完美的。所以,请大家不要妄自菲薄自己的社区。华人在澳洲的历史,已经超过了200年了。当初大批量来澳洲的人,不是神马天安门啥的。

在今后的日子,华人在澳洲的社会里将越来越活跃。而澳洲人,对于华人早有成见,当然是负面的;好的方面,他们貌似根本不提,或者尽量忽略。他们可以忽略,但华人自己不能忽略。

曾经和一名23岁的澳洲华人女生交流;她是出生在澳洲的,当初她父母是从香港移民澳洲的。她表示是比较反感香港人市侩的攀比,觉得没有神马意思。当我问及她:你知道澳洲历史上著名的澳洲华人移民法吗?她表示不知情。。。我表示很无奈,历史一面镜子,她貌似已经失去了这样的Quotation.当我提及澳洲政府是否应该向华人社区道歉呢?她婉转地表示反对,说:澳洲政府应该向所有的社区道歉,他们太偏爱土著社区了。我们这些学生那么努力读书,拿不到全额奖学金。而土著的学生,分数没有我们高,却总是拿着全额奖学金等等。。。当我和她谈及澳洲政府新移民法提高雅思门槛,旨在约束澳洲华人社区的规模;而她表示,来澳洲,当然需要说英文;比如说,我去德国读书,当然得说德语云云。我估计她可能没有考过雅思吧,不知道雅思四个八是啥力度。

和这个孩子交流,是在我开出租车的时候,和她聊天;她不会讲中文普通话了;而广东话只是一点点了。。。这个孩子是没有错,错在她的父母。大家觉得呢?

在未来,我们更多的华人将来到澳洲;作为我们这些老人,应该多向他们伸出援手,看在上帝的份上;挣中国移民的钱,无可厚非;货币交流,商业贸易,很正常。但坑新人,就不太好了。

在未来,我们会有很多孩子,在澳洲出生,和长大。请让他们多多学习我们的汉语,因为,不是每个澳洲人都只是说英语的!

 

 

前几日,参加一个鸡尾酒会,主题不想提及,和这里的朋友无关。席间,遇到了一个老移民,和一个小“移民 ”。通过和他们的交流,可以管中窥豹地看出这些资深的移民如何看待澳洲政府的移民政策和雅思。

 

老移民篇

 

这是一个北京的大姐,在1986年来的澳洲读书。看上去很儒雅,一直在堪培拉居住和为澳洲政府工作。和她聊了很多,貌似我和她是差不太大的年纪了。我们谈论了李娜夺冠的事情,以及一些体制的话题。她很健谈,也一直关注着祖国的发展。当我们谈及澳洲的民主社会的时候,我表示怀疑地问她:你觉得澳洲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吗?我向她阐述了对澳洲岛民的一些看法,她表示比较赞同。当我说天朝早已不是独裁国家的时候,她表示惊讶,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奇谈怪论。我说,独裁国家,是没有黑社会的,是没有贪污腐败的;比如说毛时代,至少毛还是很在意民生的。当然,这些在这里不用细述。还是谈谈她对移民的看法吧。她说,移民政策明显变得苛刻,而不是紧缩。我觉得苛刻这个词很恰当的,紧缩,有点文字上的妥协。她回首当年的移民,非常容易;毕业了,递交申请,马上就会批下PR的。当然,我心里想,就算再难,89年也可以一并解决身份问题。但当初出国就是一种挑战,挑战不是来自澳洲的签证,也不是移民政策,而是办理中国护照。本人出国,就花了5000人民币。

 

当我和她说雅思已经提出了八分,她表示在80年代,澳洲的大学文凭就是英文成绩了;不需要雅思的。当我问及她,这么多年了,澳洲的华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了?是不是太多了?她表示,和80年代比,目前可以说是华人在澳洲的实力和势力最强大的年景了。澳洲的华人没有太多,只有更多。虽然目前的移民政策,经过你的讲解,留学生移民会少了很多;但华人的人口基数还是很大,华人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这些华人不停地从中国办理配偶,生很多孩子在澳洲,这股力量在今后,将是非常强大而有力的。

 

她有一个孩子,生在澳洲,长在澳洲。目前在堪培拉的一所小学里学习中文,貌似她说中文是澳洲小学的必修课,也即将在高中成为必修课。她的孩子在一旁说:教他们中文的老师,是一名AUSSIE,发音还没有我好呢。我侧面地一想,这难道不是广大滴答网友的机会吗?他们受过高等教育,也许雅思不尽人意,但中文还是非常不错的吧?

 

但我的担心是,第二代移民会如何看待华人社区的呢?如何看待移民和澳洲的问题呢?

 

下面,是我和移民“小移民”的接触。。。

 

 


今天给FCI的JASON打了一个电话,专 长办理商业移民的他透露出一些内部消息。本月末,移民部将对商业移民进行重新洗牌,对以往的13种商业类别的签证重新整理或取消,推出只有三种类别的商业签证。

 

他表示,移民部在慢慢试水地进行一系列的移民政策改革。让我想起了2009年,滴答有一位FENGCONGLONG的网友,形容移民政策的改革是渐进的,温水煮青蛙,让这些移民,在无尽的快感中丧失斗志。最后,一个个类别的改革推出,一批批的移民倒下;后倒下的,不会为先倒下的发声。最后,这个改革会成功的非常彻底,完胜到没有任何到抵抗和噪音,只有一些老移民的欢呼和雀跃。

 

时隔两年了,果不出所料;一系列的改革,已经很无耻地推出。最为无耻的当属EOI,这个可以带上有色眼镜挑选候选移民的制度。当技术移民改革进行到无人敢说话之后,商业移民,再次成为菜板上当田鸡腿儿。

 

 

商业移民这次的改革,将是大刀阔斧的;不仅要再次提高门槛,并且在打分制度上也会加以重大的调整。比如说有专利的企业家,可以优先加分等等;一些资产上亿的,当然是首选来澳洲。移民部一直在检讨,为什么以往过去那么多的商业移民来到澳洲,但澳洲的经济并没有如预期的那么潮喷?不断地检讨,酝酿着这次巨大的改革。

 

首先,办理商业移民的大多数是来自亚洲国家;欧洲和美国的大款是不会移民澳洲的。如果有,也不是多数。我反而见过大批南非的白人带着钱来到澳洲,投资移民。因为种族隔离制度取消,南非有点小乱。有钱人移民,肯定是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不是棉裤太薄,就是皮裤没毛!

 

而中国人在商业移民上,不是小众;只是他们不来这里喷,或者被喷。大款,思维不会和网民同步的。我见过很多持有163商业签证来澳洲的,到了澳洲还以为是拿着永久居留;被国内中介骗得够狠的,拿着洋护照,行骗都会有人信。中国的大款们,再猴精,遇到澳洲国籍的华人,都会主动握手,主动受骗。

 

见过一个163患者,签证马上就要过期了;才晓得去申请890永久居留。生意呢?根本没有做,在悉尼待着的日子,整天泡在赌场,租了一套房子,养了一个留学生二奶。最后,还是悻悻地离开了澳洲,再次投入到大婆的怀抱。

 

这次移民部的改革,我们目前都是估计和预测。详实的解释,需要等待新商业移民政策推出后。先预热一下,希望这是最后的移民政策改革了。目前唯一被移民部动过的奶酪,就是配偶签证了。我个人预计,这块奶酪,移民部不会动 ,因为它牵扯到澳洲公民的利益;但是否在软性收紧,或者拖延审理,其实已经开始了!不是吗?

 

 

BAXTER

 

收笔于暗黑的夜

 

在白薯飘香的醉蟹居

 

 

 

1。这次新打分系统,明显地是白澳政策的复苏。这一点,虽然遭到一些奴性的华人掩耳盗铃极具否认,但早已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了。
2。这次打分系统,NAATI的大胜,二级NAATI证书可以加5分移民。可以说,澳洲是一个产业经济决定一切的,也就是说,是资本家们说了算!从移民打分加五分,到澳洲谁做总理,都是资本家们说了算。民主?谁告诉你的?!PY做初一,NAATI做十五!

3。现在的移民政策明显带有倾向性,而且是向英国严重地倾斜!君不见这次吸引新移民的政策吹风会,是在伦敦举行的吗?怎么不是日本,这个二战前澳洲的欧洲盟友,(彼时澳洲政府认为日本是欧洲国家)怎么不是北京上海?这两个世界级现代大都市?怎么不是美国?世界第一城市,代表最新科技的国度?以上地点就没有澳洲可用的人才了吗?而偏偏选择了澳洲总理和反对党党魁的老家?!

4。这次新移民系统地打分,年龄分对于那些在澳洲上高中的孩子们有着严重地歧视,孩子,是属于世界的;无论他们是怎么来的,是否在澳洲读过书,澳洲一名女法官,前些日子接受2UE的电话访问,对于把船民的孩子送到马来西亚抱有微词;我记得她说过一句话,孩子,是世界的孩子。对于船民的孩子都如此,又何况这些在澳洲读过或在读的高中生,他们长大之后,就是澳洲人;这是我这么认为。而且,在09年澳洲政府邀请中国媒体来澳洲高中采风,其中就有滴答网小编CILY。但打分系统上,和移民政策上,根本没有对这些高中生倾斜。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请允许我引用那位接受2UE采访的女法官对现在移民部长CHRIS BOWEN的一句话:还是找点别的工作,去西澳挖煤吧!你没有资格当移民部长!

最后,我想说说这个新移民政策的推出,是随着陆克文总理的大澳洲梦想破灭后,澳洲政府继续走岛民政治的国家路线。澳洲人,是岛民;有着岛民的淳朴,但也有着岛民的短视,排外,夜郎自大,和井底之蛙的抱残守缺。目前澳洲政府依旧想继续成为英国的后院,而不想成为一个独立自主,充满激情和活力的新大陆。虽然我们每天听的歌曲,看的电影电视都是美国的。但澳洲和美国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于;美国把保守的英国文化踩在脚下,作为国家进步的阶梯;而澳洲,却举过头顶,成为国家发展的障碍。